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连天健3040论坛博客

大连天健 哈达 藏经阁

 
 
 

日志

 
 
关于我

大连天健 哈达 藏经阁! 收集发布大连天健3040论坛同学-----[原创]----文章, 展现大连天健论坛 30、40 人的风采! 以文会友,广交天下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 琴 事 》 作者: 兼雨秋桐  

2006-12-25 16:05:57|  分类: 论坛老友专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6-1-6 21:59发布于天健3040论坛

岳飞有一首词《小重山》:“昨夜寒蛩不住鸣。惊回千里梦,已三更。起来独自绕阶行。人悄悄,帘外月胧明。白首为功名。旧山松竹老,阻归程。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这里的瑶琴应该就是筝一类的乐器了,怎么能想到“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的大英雄,也在某一时刻这般儿女情长,这该是琴的事吧。

筝和古琴都是自己一直心仪的乐器,少年时第一次听古琴的乐声,当真是惊艳不已,用“惊艳”这个俗词并不恰当,却可以表达我对古琴最初一见倾心的欢喜。那是哥哥买的一盘《中国古典名曲》的磁带,里面有二胡、琵琶、阮、扬琴等诸乐器演奏的曲子,我独爱其中的“梅花三弄”和“广陵散”,倒来倒去反复听着。后来磁带丢了,记忆倒是没丢,我记得并至今仍爱着一杯茶、一本书、一窗阳光、一曲古乐、一段清心寡欲没有琐事烦扰的时光。

后来也听筝曲,它的表现力更大些,曾听过一次古筝演奏会,无论是独奏还是合奏,音乐时而高山流水千回百转,时而大气磅礴激昂铿锵。其中一个演奏的女孩子有乌黑若瀑的长发,修长美丽的手指,瘦削的肩随着音乐一起一伏,那种古典的韵致,看得我好不喜欢,留下极深的印象。

筝与古琴都是有境界的,前者是一个恬淡的女子,素淑静雅,只在庭院深深处抚琴。香炉在侧,其烟袅袅,其音绕梁。院子里海棠花开已盛,风一吹散落一地。而古琴呢?总觉得它该是属于男人的,为知音弦断琴折,这种激越性情应是男人才有的,那一曲曲深沉朴拙的乐声,不见一丝妩媚缠绵,倒是淡远从容的很,仿佛是一幅中国山水画卷,引领我在古典文化的大雅之堂里物我两忘了。

我是多么的渺小无知。

我是多么地喜欢。

经不住筝的诱惑,学了半年,可以弹奏简单的小曲,苦于练琴的时间太少,坚持着学到《渔舟唱晚》,被工作和生活所累,终于停止,但是我仍常常想着那美丽典雅的老师,她每次弹琴我都听得看得如痴如醉。而且与另两个学筝的女孩子成为朋友,梅和萍。那时每回下课我们就会到街对面的烧烤店里小聚,要一瓶啤酒,讲各自的故事,笑得东倒西歪;或者是去集体吃云南过桥米线,觉得真是好味道。我很少有同行以外的朋友,她们带给我不同的东西。有一回三个人到台球室,看她们以极媚惑的姿势伏在球台上打球;另一次我们去唱歌,惊愕地发现原来女孩子也可以把郭富城的《狂野之城》演绎得其狂无比;还有一次我请大家看电影,随她们一起唧唧喳喳地把前面的情侣吵走了。

在一个下着大雨的夏日午后,跟梅在欧迪咖啡馆小坐,听她说喜欢上了40岁的“帕萨特”男人,心里明镜一样知道自己能不能等到一个结果,但是仍然跟着他四处跑停不下来,说着就流下眼泪。我无言以对,刚好看到有钢琴,问了服务生,轻轻地弹了一曲《女人花》,是给梅的。

另一个大雨倾盆的夜晚与萍走在街头,我们都穿着美丽的凉鞋,完全浸泡在水里,索性慢慢地走着,而且唱起歌来,那是一个凝固的具有画面感的镜头。后来又遇到雨天,两个人竟然同时发给对方短信,说想起你。有一次萍发来信说:“我爱死上个世纪中叶欧洲的一切了,女人的服饰,饮食和宴会的器皿,家具和被褥的风格色调,出行的马车,雨天里的草地,阳光下的庄园,还有随心所欲的爱。”当时没有回复,半个月后忽然想起,回了她,因我发现了她的错误,不是上个世纪,应是19世纪,萍笑个半死,回复说我反应也太慢了。

萍是妩媚有味的女子,向来素面朝天却又艳不可当,认识了她,我才知道什么叫没心没肺地纵情,无论是笑着还是在爱着。不知为何她从来对我的倾诉毫无保留,告诉我在千禧年的最后一天她的少女时代彻底GAVE OVER了,然后在一场接一场的恋爱中让自己沧桑历尽,25岁以后的青春只是用来等待,两年过去,她已经等得心力交瘁,还在没有明天地等着。那男人秋天回国探亲,两人没白没夜地爱着。时间到了,男人独自去北京乘飞机,她赶去送行却晚了一天,两人擦肩而过天涯两端。她在繁华的王府井大街给我发了短信,说刚刚走过他前一日走过的地方。我看着手机小小的屏幕心里黯然,半夜醒来问她住在哪里,一个人一定要小心,早点回家。

现在两个人都失业了,萍偶尔会做导游,天南海北的跑;梅为“帕萨特”失去了很好的工作。我喜欢她们的笑容,善良美好又非常隐忍。是这样好的两个女孩子,在爱、等待与失望中眼看青春一天天溜走,青春如酒啊,该遇到一个温暖的唇,然后一饮而尽。但是她们没有,至少现在没有。我希望她们幸福,象我看到的那样生活精彩,但还要幸福。

原来人与人之间交往的深浅真的不一定是靠时间的久暂来衡量的,遇到了对的人,心里会充满感激,好象破解了生命为我们设下的一个可爱的谜题,微笑面对至真诚倾诉又可以无干无涉。

这世上还有多少同类但并不相干的人呢?在各自的世界里,你还好吗?

《简爱》里罗切斯特先生对她说:“有时候我对你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我左肋下的哪个地方有一根弦,跟你那小小身躯里同样地方一根同样的弦难分难解地纠结在一起。”

弦?真是个好比喻,象琴弦一样,在这头轻拨慢挑,那头也有惊动,是风行水上的低语,是一声空灵绵长的叹息,是千丝万缕的牵挂,是若有所思的凝神。每听到一些爱了很久的音乐,想起遇见的那些对的朋友,淡泊宁静的潮水就会渐渐漫上纷扰的心之沙滩,带走了尘世喧嚣留下的狼籍,归于平静。

所以,琴事若情,今日听一曲高山流水,回首处,风停雨住,天高云淡。明天呢?那会是另一曲吧。

  评论这张
 
阅读(21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