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连天健3040论坛博客

大连天健 哈达 藏经阁

 
 
 

日志

 
 
关于我

大连天健 哈达 藏经阁! 收集发布大连天健3040论坛同学-----[原创]----文章, 展现大连天健论坛 30、40 人的风采! 以文会友,广交天下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 糊 里 糊 涂 》作者:真若  

2007-04-23 20:56:33|  分类: 心情独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小,大人们就认为我是个很聪明的孩子,直到现在也有人这么赞扬我。本来,我也这么认为,只是除了在小雨面前。

我聪明,因为我小些时候成绩总是特别好,但这聪明是在老妈的先知先觉下打造的。她让不到四岁的我开始识字,在六岁上学时候就把二年级要学的东西都灌进了我的脑袋里,致使我那个时候从不用心听课,把脚搭在桌子上,研究自己的指甲,用牙检验它们的坚硬程度。结果是,我理解不了为什么有的时候牙齿可以轻松地把指甲咬断,而有时候却被指甲硌得松动,以至于最后牙齿会脱落下来。那时候,这件事远比老师找我妈告状严重,但是小雨在我跟他倾诉的时候却用极其鄙夷的目光看了我一眼,还拍我的头:“猪,你在换牙!”

牙换完了,我就上初中了。可是上初中之前,我必须完成一个艰巨的任务——在学校的运动会上跑二百米。我极不情愿,那对我来说简直是摧残,还是极其残忍的那种,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这此我人生当中唯一一次参加的体育比赛,妈妈兴冲冲的做了我的后援团,在我正为跑了个倒数第二而懊丧的时候,他拿了件T恤说是我的奖品,班主任也捡到宝一样地笑,连说:“不错,不错!”不错就不错吧,倒第一没有拉肚子,真的已经不错了。

初中的日子快得让人来不及储存记忆。上学,放学,缠着小雨让他陪我一段回家的路。青春期刚刚开始,还不知道什么是爱情,气恼他老不等我,说男孩子不能老和女孩儿玩儿,人家要笑话的。他骗我!一定自己又好玩儿的不让我知道!我从这样想的时候开始,就盯住他们班教室的门,看他上课,下课,放学,消失在芸芸众生之中。直到我找到了自己玩儿的,逃课是疯子般等老师走进教室再数一二三从二楼窗子跳出去,才不见了我的小雨,很快,也不见我三年的光阴。

上高中真不容易,那可是乖乖上了两个月的课换来的!于是不肯在逃学了,非常上进的每天钻研席绢的岑凯伦的爱情理论,通宵达旦,废寝忘食,连走路也要幻想怎样与年轻的劳斯莱斯浪漫邂逅。各种童话在那个时候轮番上演,只有小雨的信一直乏味,寥寥数语,不可改变,圣诞卡也要我先寄,他都没有回给我个能唱歌的。。。。。。

任贤齐的《很受伤》泛滥到每个胡同的时候,我蒙着被子哭了,赌气不再回小雨的信,不接他电话,发誓要等一个那样体贴的男人蹦到我的眼前时再正儿八经的恋个爱。身边是没了,只好靠各大学去远方寻找,顺便摆脱老妈更前期前兆般的唠叨。很幸运,我成功了!

一个人呆在一个陌生城市的初期是无比寂寞惆怅的,小雨早就杳无音讯了,我开始沉默,独来独往,趁没人注意的时候偷偷哭一个,却不敢大声。寝室姐姐问怎么了?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还好,适当的时候,“任贤齐”出现了。没有劳斯莱斯,没有不期邂逅花丛中,只是一个日渐知心的朋友,顺其自然的恋爱了。

像许多人的大学一样,为爱情争吵,为考试烦恼,为寝室有人半夜听鬼故事而跑到隔壁挤个床,为在异乡过节而流着泪热闹,临近毕业,繁忙而伤感。

与恋人分手时大学毕业的例行公事,大家都流点儿眼泪,然后天各一方。当然不能忘了互相说些祝福的话,毕竟年轻,未来从满希望。

还没安顿妥当,就已经归心似箭了,生命中最后一个暑假,就像死刑前的最后疯狂,想尽办法浪费,想尽办法难忘。

或许,上帝真的是仁慈的吧,意外地,我又看到了小雨。七年不见,仿佛陌生,又仿佛谁都没有改变,他还是不多说话,他还说我是个猪一样的糊涂蛋,他还说,给我写的信,每一封都有丰富版,只是他的勇气,只够寄出精华篇。我只是傻傻笑了,说我过得很好,说我将生活的地方叫大连,其实应该说我会想他,那句话才是论点,可讲了半天,终究忘了阐述,糊里糊涂,结束了我们的最后一次见面

有那么两年,我是在半梦半醒的混沌中度过的。梦里面总有肖晓阳,醒着身边是麦苏。

肖晓阳像他的名字一样,脸上常常印着破晓时的阳光,温暖却不炙热,他带我过山车,海盗船,在安慰我的两脚发软泪流满面。梦者的时候,我没有不快乐。

可是成人的世界,不是每天都是任你裙角飞扬的艳阳天,回忆起学生时代,所有的苦都变成甜。没有了语文数学,却换来鼠标键盘,朝九晚五,我敲打出一些宋体字,编辑着自己未来的天。每次被屏幕晃得睁不开眼睛,麦苏都只递过一瓶润洁,告诉我,润一润,明天还要上班。

他总是这样淡淡的,淡淡的像我的小雨,吝啬语言,也不带我烛光晚餐,就连情人节的玫瑰,都是晚餐时参观的赠品,开得并不娇艳,花期,只维持了五天。

网络是什么时候开始闯入我的生活我已经记不清了,我开始在半夜时分爬上去絮叨我的梦的快乐,和梦醒的平淡,还有些七零八碎。偶尔,也回忆我的童年少年,以及那时候的小雨。

在我的博客中,一个叫静雨的人总是给我留下一点点字,也像麦苏,什么都只是一点点,没有兴奋,只是淡然。我和静雨从不在同一时间出现,隔着时间空间,我没完没了地唠叨,他不厌其烦的陪伴。“麦苏,你上网么?”麦苏摘下眼镜看着我:“猪,你糊涂么?有时间我会再读几遍《汤姆叔叔的小屋》,或者散散步也好。”我喜欢他叫我猪,我喜欢他说我糊涂,那时他像极了小雨。我使劲儿敲了下自己的头:哎,是糊涂,麦苏,他的世界,除了书,就是散步。那不是麦苏。

混沌了两年,妈妈终于熬不过我这混吃等死的态度了,每个星期都以各种理由打两三遍电话,然后问我是不是准备把自己出手?我闪烁其词,大玩儿躲猫猫的幼稚游戏,但简直像躲避无数个追逐导弹的强攻,总有不幸中弹的时候。我无奈,就说会尽快。

肖晓阳掏出戒指之后,我用牙使劲儿地咬了上面那块儿闪闪发亮的石头,确实坚硬!以至于我差点儿再次进入换牙期。我问麦苏,我们会不会结婚,麦苏就皱眉头,思考了半天,反问我,为什么?然后轮到我皱眉头。

肖晓阳,我们去醉吧!直到不得不清醒地时候再醒。或者,我就一直睡在有你的梦里。

麦苏,别跟我说你不爱我,我也不会告诉你其实我也不爱你,我们就会糊里糊涂的谈恋爱,结婚,生小孩。

连续好多天,我都在博客中记下同样的困扰,不知道是说给我自己还是说给静雨。他也一直没有回复,只让我一个人在混沌中飘荡。

不知道多少个日子以后,桃花开了又败,银杏绿了又黄。我已经从混沌中释放。肖晓阳打来电话说他在南方认识一个姑娘,娴静,坐着不动的时候简直像座雕像。我说你把她搬回家吧,他就真的把她搬回家了。婚礼那天不热闹,那个新郎好像不是从前会陪我笑的肖晓阳了,我只好悻悻地走开。

那天午夜,我在网络上犹豫要不要哭一场,静雨来了。他说,幸福,就是你身边有一个人,能平静得让你依傍;他说,你不能再糊涂了,不然就真成猪了;他说,你的小雨已经不再是你的小雨了,那么多年以后,小雨走后的以后,你也仍要往前走。我说,小雨,你幸福了么?他只给了我一个淡淡的笑。

麦苏,我们结婚吧。

猪,你糊涂吗?

没有,我没问你,我是跟你说,我们结婚吧。

麦苏,给了我一个淡淡的笑。

妈妈,你来参加我的婚礼吧!

[ 本帖最后由 真若 于 2007-4-21 09:51 编辑发布于大连天健3040论坛 ]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