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连天健3040论坛博客

大连天健 哈达 藏经阁

 
 
 

日志

 
 
关于我

大连天健 哈达 藏经阁! 收集发布大连天健3040论坛同学-----[原创]----文章, 展现大连天健论坛 30、40 人的风采! 以文会友,广交天下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 年轻时我们不懂爱情 》 作者:晓瑞  

2007-06-04 22:44:36|  分类: 心情独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一年快要高考的时候了,天天听着收音机里关于高考的各方面注意事项。于是偶尔也想起当年自己参加考试的情形了。前几天,一个同学来电话,没说几句就又提到了当年高考的事情,于是我回了一句:年轻时我们不懂得爱情,他在电话里轻轻的笑了。

参加高考的那年是在1994年,那时候我住在一个小镇上,那时高考的璺规定是必须到县城里考试,每年如此,我们学校会提前一天在县上安排好住处,然后我们就集体被送到县上,参加考试,三天后就地在县城解散,稳中有各自回家。

小的时候我一直很少出门也很少坐车,所以一坐车就晕车,这和我的体质也有一定关系吧。所以到县上考试对于我来说很是麻烦,因为每天我们必须统一坐车从驻地到考点,路程在我的印象里大约有十分钟吧,但这十分钟对于我来说也是相当的困难,我可以在这十分钟内变得完全晕晕的,所以考试对于我来说太难过了,考前我就一直心里打鼓,不知道怎么前往考场。好在那时候,县城里到处是那种摩托车出租的,从住的地方到考点,坐十分钟的摩托车我是不晕了,于是我就选择这样到考场去,考虑到我的特殊情况,老师也允许我这样做。

但是每天来来回回我心里也害怕,一是安全问题,二是那时我胆子特别小,一小也没怎么出过家门,在这样一个陌生的地方自己一个人租车来回,心里当然怕了。而这时候你请别和同学和你一起当然是不可能的,大家当时都要参考,所以安全是每个人很注意的问题了,所以我根本就没想到要求人。但当时有一个人一直在这三天里每天陪我租摩托车前往,那就是我的同学大文,其实这么些年来,我在心底一直相当的感谢他。在那种情况下还可了一直陪着我,而且考完试后也一直护送我回家的就是他。

当这些年后我们彼此都结婚生子,大文在电话里和我提及高考的这段日子我才说出那句话来:年轻时我们不懂得爱情。


说起大文就得回到初中的时候,我和他在初中就是同学,那时对他印象不是很深,只是知道他个子高高的,嗯,现在他的个头是1米84。那时候估计也就1米75左右吧,因为长得特别的瘦,大家都叫他一根棍,我倒是觉得他像长臂猿。因为长得黑黑的,个子高胳膊长长的。他那时成绩平平,而我一直在班上是班长所以对他没有一点的印象,只是他平时和我一个好朋友颖挺说得来的,所以我就和他也算熟悉吧。

转眼升入了高中,班上当时有五十几名学生,他高高的个子当然在最后一排了,而我虽然个子不矮,由于我一直和老师要求,所以我就在第一排,他平时上下课走后门,我走前门,所以我和他基本没有什么平往。

到了高中,课程紧,像他那样家离学校远的就一直在学校住宿,而我家离学样近,所以一直走读。那时候可能是住校的学生要早熟一些吧,我们班上有三分之二的学生住校,他们有时候给我的感觉懂的事情远远的比我多,而且他们中间早恋的也多。我们那个时候,学校和家长对于早恋的态度相当的明确就是一个字:堵。那时在乡下的中学,家人的愿意就是孩子能上大学有出息,对于这种事情绝对认为是一件相当相当的坏事情。所以在我的脑海里只有坏学生才会想这类事情 .

后来班上就传言说是大文喜欢我,这引起了我的反感。那时候真的单纯,其实喜欢真的是没什么,不过我感觉他这样表达对我的喜欢简直是太不像话了。记得一次班上一个男生没事的时候跟我说,你看大文看你的眼神都那么的含情默默。我毫不客气的回答到:他含情归他含情,他默默归倔默默,关我什么事?你以后如果再说这话,我对你不客气!当然估计我的眼神很冷,所以那个男生在后来的时候和我说,当时我说话的口气让他觉得他这辈子都不会娶我这样一个女人。

就这样的高中三年,我一直在大文的关注中,那时候他们宿舍的男人总是帮他讨好我,越是这样越让我反感。记得是高三的寒假,那时的假期对于我们来说很短很短。一般到了腊月二十六七才放假,正月初八九就开学。那天可能是腊月二十九了,我起床很晚,妈妈告诉我说有同学来了,我脸也没洗就出去,一看是大文和班上一个男生,来了也没说什么,说是到镇上帮着家里买年货所以来看看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天我觉得大文挺可怜的,真的,从心底里发现他是一个不错的人。

临近高考,谁也没心思闹了,到最后一个月也许是大家累得有点烦了,每天自习课,只要老师不在的时候,后排的男人就在那里说说笑笑,要不就是到处扔小纸团,这些纸团好些是用来扔到我这里的,然后有几个男生就怪声怪气的说,大文啊,你怎么又打人家了?其实我心里清楚,根本不是大文扔的,但我也不明白大文为什么不制止他们。反正这个问题,我后来问过大文他也没有再说。

[ 本帖最后由 晓瑞 2007-6-4 10:45 编辑 ]


接下来就是高考的事情,参加考试的几天,大文一直很用心的照顾我,现在说来那时候真的是很轻,我一点感觉也没有,也许是我晚熟吧,大文相对我来说成熟了许多。

等分数的日子,在家里也没事,大文基本上每天都来我家看我,基本上是每天下午来然后和我聊一两个小时再走。因为考完试了,我妈对我管得也不严,而我当时也没什么事,他每天来就来呗,每次父母都会在家里看电视,而我一般不太带他到我的房间,我们一般坐在客厅里,聊着同学的事情,现在一点也不记得我们聊什么了。那时候我才一点点感觉他真的喜欢我,但说实话我是一点感觉也没有。等发榜的日子哪有这个闲心思啊。

记得一次正好姐姐的同学也来我家,我和大文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我无聊的玩着一个玻璃杯了,一不小心,杯子掉在地上碎了,我一惊。多少年后回忆起这些,我一直还是在想,也许这就是天意,我对大文真的一点感觉也没有,那时候甚至也没有一丝感激,所以这辈子注意我们之间只是彼此生命中的过客,也许我们一辈子像现在这样子,只是同学,只是朋友吧。

没过几天,发榜了,大文从此就在我的视线里消失了。我也没有在意,毕竟他对于我来就一直很陌生,来与走好像一个陌生人一样的没有感觉。发榜了,我也就准备收拾行理去上学,隐约听同学说,大文也和我在一个城市里上学,只是他上的是大专,他的成绩不够本科分数线,还有同学开玩笑说,当时大文报志愿的时候就选择和我一个城市。我只当是一句笑话了。

[ 本帖最后由 晓瑞 2007-6-4 13:15 编辑 发布于大连天健3040论坛]


刚上大学,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鲜,但是军训结束,我就觉得特别的想家,因为以前没有住校的经历,所以一切对我来说全得从头开始。那时候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给家人写信。突然有一天,我收到了大文的来信,他也在这所城市的一所大专学书,离我们学校不算远吧,信里他只是和我说了说学校的生活,别的没多说什么在信的末尾,画了一个大大的心形。我也没有感觉什么特别的,这就样,在大学的前半年里,我们一直通信或者是电话。基本上每周一个电话吧,电话里也就是三句两句的,没什么可以多说的。这种习惯一直保持到他毕业。

寒假回家的第一天,我还没有起床,妈妈就告诉我大文来了,经过半年没见面,见到他我也挺高兴的,不过他就在我家里坐了一小会就走了。

等大文走后,妈妈就很严肃的和我谈话了,妈妈说她感觉到大文喜欢我,问我的意思。我说我根本就没有往这方面去想。妈妈见我没有说谎的意思,也就没有再追问,但是下达了一条死命令,就是我在学校里不许谈恋爱,当然就更不允许和大文恋爱了。

也许正是这一次注定了我和大文之间就永远没有下文了。从大一的下学期开始,大文对我就不仅仅是打电话了,时常也会来学校看我,基本上每月一次,周六来学校,然后和我一起到图书馆看书或者出去玩,然后一起拿着饭盒到食堂吃饭,晚上就睡在男生宿舍。那时候我们的同学彼此走动基本上都是这样子的。有时候我也到他学校里去,但那样就麻烦一些,因为我晕车,而且不记路,每次去都是大文来接我,然后在他们那里住一晚上再送我回来。那时候他们班上只有五个女生,宿舍里有一张空床,我就时常住在那里。

日子就这样一点点过去,我们还是老样子,大文也从没有和我说过一次亲热的话,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亲热的举动,既然没人的时候走在小路上,也是规规矩矩的,这样让我与他的交往没有任何的概念。可能最亲热的一次算是一次在大马路上,旁边突然冲出一辆自行车,就快撞到我了,于是大文很自然的一伸手把我抱了起来。然后车子过了他就放下了我,那时候他个子已经1米84了,和他一起,走在路上有点显眼。

大三那年春节后,大文就要毕业了,一个周末他来接我去他们学校,因为没什么特别,于是我就去了,也没什么准备的。那天晚上我们破例没有一起到食堂吃饭,大文在外面请了他的同学当然包括我。到了之后我才知道,那天是大文的生日,这些年来,我竟然连这个也不知道,但是大文却一直记得我的生日,每次都会有件小礼物送给我。

那天大家玩得挺开心的,因为他们面临着毕业了,所以大家有点伤感。突然他班上一个北京的男生站起来,对我说,他要为我唱首歌,这首歌是替大文唱的,就是那首郑均的《灰姑娘》

怎么会迷上你,

我在问自己,

我什么都能放弃,

居然今天难离去,

你并不美丽,

但是你可爱至极

哎呀灰姑娘,

我的灰姑娘.

--

我总在伤你的心,

我总是很残忍,

我让你别当真,

因为我不敢相信,

你如此美丽,

而且你可爱至极,

哎呀灰姑娘,

我的灰姑娘.

------

也许你不曾

想到我的心会疼,

如果这是梦,

我愿长醉不愿醒.

---

我曾经忍耐,

我如此等待.

也许再等你到来,

也许再等你到来.

------

               

等他的同学唱完这些,大文就说带我出去走走,然后我们就离开了。我听到背后有他同学对他的鼓励之声。

那天外面的雪还没有化,北方的冬天就是那么的冷。我突然感觉大文一定是想借着酒意说些什么。于是我告诉他我冷,想回去,他把外套脱下来给我,我说怕他感冒了,于是他借着酒意抱住了我,这可能是我们之间最亲近的一次接触了。我推开了他,借口说他喝多了,要往回走。

那天大文到最后也没说出什么来,只是问我是不是真的不懂他的心, 我说没什么懂与不懂的,我们这一辈子都是好朋友。

第二天送我回学校,大文一路上没有吱声,只是嘱咐我自己照顾好自己。

从那次后,我就再也没有去过他的学校,他也没再来我这里,毕竟他临近毕业了,事情也忙起来,我们之间的联系也少了,但是电话仍然一如既往。

到毕业最后一个月,大文约了我一次,因为我们彼此都不想去对方学校,于是就约在了一个车站见面。那天我们吵了起来,大文说我不太理解他,我没说什么,气冲冲的自己走了。这可能是我们在一起以来,第一次我一个人坐车回学校。

他毕业了,我还在上大四,那时候我心里也忙着找工作,就没有心思管他的事情,他也很少联系我,我也说不清楚原来也没有多想,只是他一个留校的同学每个月会来看我一次,那个男生姓沙,沙每次来都会带些水果什么的,他是大文在校最好的朋友,他说大文毕业的时候嘱咐过他,一定要照顾好我,那时我心里暗笑他有点傻,大文让他做的,他还真的一丝不苟的去执行。

[ 本帖最后由 晓瑞 2007-6-5 09:37 编辑 ]


转眼我也大学毕业回到了大连,那时我知道大文已经在开发区的一家单位上班了,而且所能知道的就只是这些而已。等家人把我的一切安顿下来,那个冬天又来到了。大文是在那年的11月8日找到了我,那天是个周日,大连下了那年冬天的第一场雪,我们穿着厚厚的棉服走在街上,大文看着我,笑了,问我,你可以不戴手套吗?我不解的看着他,他说,你看你戴着手套多不方便。我还是不解,他拉着我的手说:傻丫头,你到现在还不懂啊。我想拉着你的手呗。我脑子里一个转弯,马上说,不成,这样太冷了,还是戴 着吧。他看看我没再说什么。

那天他走的时候,问了我一句话:你说咱俩的房子是在开发区买还是市内?

这次我又晕了,看着他半天没吱声。他自顾自的说下去,他说你看你也毕业了,咱俩的事也应该定下来了,他说我想结婚。

天啊,我脑子都转不过弯来,原来这就是一个男人的求婚,我怎么也想象不出来,我要嫁一个这样的男人,在一个雪天里问我把房子买在哪里的男人?

他走后,妈妈就来电话询问我了,因为这之前我告诉妈妈大文来看我。我把大文的话和妈妈重复了一次,妈妈当时就表示反对,并问我的意思 。我说我没有想法,因为压根没想到他问我这些话。

妈妈的电话后,大文又来电话问我到底怎么决定的。我告诉他说,我妈不同意。他说你的意思呢,我说我不知道,我说这些年我就一直觉得咱俩是最好最好的朋友,甚至你比我的任何一个女朋友对我都好,但是我就是没想过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没有再联系,偶尔他来电话也不再提及婚事及其他,只是问我过得如何。我说很好。

2000年年末,他突然来电话,他说他女朋友要他结婚,他不想,问我怎么办?

他和我讲了他们的故事。

他说那次见我,我拒绝了他,于是他很伤心,那天晚上他出去喝酒了,喝了特别的多。这个女孩子是他们车间生产线上的一个工人,一直很喜欢他,对他也很好。那天她就一直陪着他,然后---------

他说他现在不想和她结婚,觉得他们之间差距太大了,他说他心里一直有我,这些年来一直都有,他说我太高敖,这么多年来一直如此,他觉得他们家和我们家不能门当户对的,而且当年我考上了本科而他没有,所以他心里一直很自卑,他说这么多年来他照顾我,就是因为喜欢我,但是又怕太急于一时我离开他,所以一直没有敢说,他说他以为我能感受得到。

最后他哭了,他说即使是一块石头,他捂了这些年也该热了,他说从高一到现在也是十年的时间了,十年来,我竟然没有一丝的感动----------

我的眼泪也流了下来,这些年来,我一直把他拒之门外,除了母亲的要求,还有一点,我真的对他没有感觉,我一直当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有困难的时候我第一个想起的就是他。

他说现在女孩子要求他结婚,他想知道我的意见。

我能说什么啊,我说既然你们在一起了,那你就应该和他结婚。他叹了口气说,他就不应该问我,因为知道问了也白问,他知道我会这么说的。

他告诉我,他在开发区买了房子,他们一起拿首付款,现在女孩子正在忙着装修呢。只是这几天要登记了,他突然觉得少了点什么,我告诉他这也许是婚前的恐惧症吧,让他放轻松,还告诉他,他的婚礼我是一定会参加的。

01年的4月,他举行了婚礼,我如约参加了婚礼。我的高中同学和我开玩笑说,大文通知他们说是结婚的时候,他们真的以为是我们俩呢,我笑笑说,这些年过去了,这类玩笑就不用开了。

婚礼结束时,我要离开,大文单独出来送我,拉着我的手想说什么,我没有让他说出口。我说我祝福他们幸福永远。

时间流逝,我也结婚,大文也有了孩子,我们还是偶尔会联系。这些年,大文又买了房,买了车,时常会打电话来问我回不回家,他开车送我,他说这辈子他可能永远都是我的朋友,我的事情也永远是他最重要的事情了。

我们时常会在电话里聊天,谈及以前,有时他也谈及和太太的事情,说是太太有时不理解他,说他们存在差异。但我总是劝说,我觉得他太太对他就够好了,虽然 没有太多的文化,但是做为老婆是没得挑。至于想把老婆当成知已,那永远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情。

他时常会告诉我他同学的一些情况,他说他的大学同学都以为他太太是我,时常问起我,他每次都得解释说娶得不是我。他还说如果哪天我们俩带着孩子再回到高中学校,估计老师们都得问我们的孩子多大了,这些玩笑话,我们有时聊得也挺好的。

只是后来一次高中的班主任给我来电话,他说真没想到,大文这些年的付出我竟然不知道。我笑了,老师说,这些也都是过去了,在他的印象里,班上我们俩是必然会结婚生子的。

有时大文伤感的时候也会开车来找我,有时陪他喝会茶聊会天,有时也就是电话里聊聊,这么多年过去了,想一想,也真的快啊。我也有了自己的家有了自己的孩子,也知道爱人与被爱的滋味。

年轻时我们不懂得爱情,真的,也许正是因为这不懂,才让我们今天有如此美好的回忆。

[ 本帖最后由 晓瑞 2007-6-5 10:25 编辑发布于大连天健3040论坛 ]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