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连天健3040论坛博客

大连天健 哈达 藏经阁

 
 
 

日志

 
 
关于我

大连天健 哈达 藏经阁! 收集发布大连天健3040论坛同学-----[原创]----文章, 展现大连天健论坛 30、40 人的风采! 以文会友,广交天下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 向北向南-----王老板的江湖 》作者:贰卜勒  

2008-10-17 20:06:44|  分类: 感悟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10月17日

    关键词:王老板的江湖

    地点:日航

    作者:贰卜勒

    1、王老板简历   

    出于隐私考虑,并为商业安全着想,我们把他叫作王老板。事实上,王老板有一个很响亮的名字,这个名字承载着其祖辈的朴素梦想,期翼王老板能光宗耀祖、当官发财。

    名字与命运的关联,我多数时候表示怀疑,但仍可能在消极意义上用这种或有或无的关联来诠释一些难逃的际遇。比如:当我深陷某种逆境时,或我的小理想终未实现时,以名字之不良来进行自我慰藉,往往便平和了心绪。那么,如此自我揣摩,是后天所得,还是名字与命运关联性之天然结局?颇值得玩味。

    王老板这样自我介绍:我是土生土长的海南人,我在下海前是海南省某厅干部。但有知情人透露,王老板确实在海南省某厅呆了很久,但他的职责不过是某厅长的司机。这一点可以理解,但凡在江湖上有些地位的大佬,总是需要一些与其身份相符的历史进行渲染;江湖规则如此,王老板混迹于江湖,实难独善其身。当然,我们的容忍还建立在,某厅干部的说辞只是王老板虚荣所致,而未被用于商业目的,则更可原谅了。

    2、南江湖

    我们猜测,王老板的发家,一定是受了海南某厅厅长的关照。但最初,王老板不过是一片甘蔗林的主人,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老板。但机会从来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比如王老板;或者,机会一直都在注视着王老板,并在王老板慢慢参透了其名字的寓意时,不约而至。所以此后的一切就显得理所当然:三两年的时间,王老板就完成了从甘蔗林的主人到王老板的重大嬗变;三两年的时间,王老板便拥有了六七家很有影响力的公司;三两年的时间,王老板身价已达六亿之巨。从此,王老板的江湖便不再有甘蔗,但却更加甜情蜜意。

    按照江湖的要求,王老板抛弃了甘蔗的甜,开始享受媚艳的小密。海南的夜场几乎全部留下王老板的身影,他被美女们裹携着,被香唇与秀腿纠缠着。我们无法想像之后的某些细节,但我们知道床弟之间,美女们总在或真或假的呻吟中唤道:王爷,我要。我们的王爷许是受了这情趣的熏染,在气喘吁吁中应道:我的小乖乖,你要什么,王爷便给你什么。王爷的小乖乖们便疯狂地摇摆着:我要多多。王爷用尽最后的力气应道:我给多多。

    事实证明,王老板是个信守承诺的人,即使那承诺起源于欢场的娇声艳语。这一点,我们可以在海南的乖乖们对王老板的追忆中找到证明:小紫乖说,王爷就是好男人,我要多多,他就会答应给多多,只要他答应给多多,他就会给多多;小红乖说,嗯,可不是嘛,不像有些臭男人,也说给多多,结果呢,别的东西倒是给得挺多,钱却给得极少;小花乖说,可惜哦,咱们的王爷去了北京发展,王爷的多多不知道给了哪个骚货了。

    另外一个故事,也有助于我们从侧面了解王老板的诚信,所以小作记叙:

    某赌场,王老板激战正酣,却有粗重的呼噜声传来,让人不爽。原是小赌客,连夜鏖战,竟入了梦。王老板起身,轻敲那赌客的肩膀,却不见醒来。稍顷,赌客被什么东西击中头部,惊醒。见眼前立一男人,盯着自己,而身前则是几捆钞票。这赌客不明所以,探询道,你,你为什么打我?王老板不露声色地说道,兄弟,这十万元是给你的,请你找个地儿睡觉去吧。赌客怔着,以为仍在梦中;王老板则用手分别指向自己、那十捆钞票以及那个赌客,一字一顿地说“我用这十万元买你睡觉”。

    次日,赌客再遇王老板,怯怯地说,老板,您的十万元我分文未花,稍后返还给您。王老板淡淡地说,不必了,我不是出尔反尔的人。

    3、北江湖

    有人说,江湖水深,不可独行。而我说,所谓的江湖,其实不过是人的聚集罢了,而有人,则必有争斗与仇恨,亦可偶有和谐与情谊。我们无从知晓王老板的江湖观,但知道晓有名气的王老板,渐渐地厌倦了海南的无趣。

    公元2000年,必然被王老板所铭记:这一年的年初,随江湖友人之引荐,王老板携二亿巨资,向京城进发。新的江湖必有新的规则,新的江湖必有新的派别,虽有陌生与茫然之感,但王老板仍被冲动与欣喜所驾驭。在渐忘了海南乖乖、海南某厅长的同时,王老板又在京城乖乖的“我要多多”的媚语间找到新的人生,尤其重要的是,王老板又把“总要多多”的乖乖们介绍给“不给多多”的商界与政界精英,并因此在新的江湖获得了人脉与情谊。

    很难描述王老板当时的心境,很难判断王老板的智商在那时是否已被“乖乖”们掏空殆尽,但事实是,王老板把带来的二亿元投资于种种尚不熟悉的行业,并在一年后突然感受到财富的缩水。或是受嗜赌品性的影响,王老板变卖了海南的全部资产,全部作了追加投资。2003年,王老板陷于绝境,五六亿的资产所余不过半数,且被套牢于某处难以变现的房产中。并在此时,因与某部级官员交往甚密,王老板被中纪委双规,并在一审判决有罪后被投入到秦城监狱。

    虽经二审改判无罪,但王老板却在监狱中呆了近四年时光,这是一个没有乖乖的四年,这是一个没有“我要多多”的四年。唯一可以让王老板聊以自慰的是,毕竟秦城监狱不是那些鸡鸣狗盗的江湖嫩仔们可以呆着的地方。哼,那可是秦城监狱,一般人想进还进不去哩,或许王老板偶尔会这样想。

    4、后江湖时代

    2007年出狱后,王老板准备东山再起,却发现自己已经被压在东山底下。没有任何资金,融资亦变得艰难。只有那处仍然闲置的房产还记忆着曾经的富有。然而在不能变现之前,这房产不过是水泥与钢筋的堆砌。

    由于该处房产附有大量的债务、担保以及土地出让金之欠缴等因素,所以考虑到风险之难于控制及办理权属证书之繁琐复杂,几个买家都在资信调查后选择退出收购,这使得王老板倍感失落。经某典当行老总的介绍,我们成为与王老板接触的第三拨客人。

    初见王老板,感觉尚好,只是很难完全听懂他的言辞,直到他的律师出现,我们方对他的意图以及房产状况有了相对全面的了解。午间相谈甚欢,王老板亦在酒桌上多饮了几杯白酒,话语便也见多,只是仍然难懂。饭后,典当行老总买了单。

    此后几日,双方就实质问题以及合作框架进行了进一步的磋商,却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注意到王老板一些让人生疑的细节:总是在协商过程中电话不断,与谁没完没了的鸟语些什么;或者,在谈到关键问题的时候,他会不打招呼便起身离去;或者,我们共同去交易所探询该处房产之交易可能性与安全性时,他竟然会起了鼾声;或者,总是找寻各种理由不与我们共餐。

    我们感觉不爽,以为王老板的行为不只是对谈判对手的不尊重,或许暗示着他的某种心态:难道王老板并无交易诚意?难道王老板并非如典当行老板所言的那样,需要我方的资金救助?那么是不是说,我们已经谈妥的交易框架并非王老板的真实意思?为何他总是不参加我们的饭局?疑虑多多,让我们失去了继续下去的信心,便决定次日不辞而别,若是疑虑可被排除,则王老板必得赴大连再开谈判。

    我们谈至深夜,又觉得不辞而别或对典当行老总有不尊之处,遂决定临行前同典当行老总打个招呼。15日上午,典当行老总用这样的解释回应了我们的疑惑:他就是这个熊样,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还要摆一摆大老板的排场。他其实对业务一窍不通,他坐在谈判桌前纯属装样子,所有的东西全是他的律师来负责,这对他来讲是一种痛苦,而他又担心自已胡说八道而露出马脚,所以他总是中途离开。还有一点,老王不请你们吃饭,也不参与我们的饭局,就是因为王老板除了这座死楼,连吃饭钱都掏不出来了。如果我请你们吃饭,他来了却掏不出钱,他会很没面子,所以他就要找个借口离开。

    中午时分,典当行老总有事离开,我们让他转告王老板,我们将在今天飞回大连,如果他仍然有洽商意愿,请到大连找我们。之后,我们去蒲方路“一碗居”吃炸酱面,席间甚欢,皆因中间人之解释合情合理,更因王老板之搞笑。

    谈笑风生之间,没有注意到王老板的八个来电。回过去后,王老板显得很焦急,让我们务必留下,说是竟然没有请我们吃一顿饭,觉得愧疚;说是身上确实没钱,但就是借钱也要好好招待一番;说是,中间人把事情跟他说了之后,他来到我们宾馆的茶厅里,一个人等了近二个小时;还有许多许多诚恳的话语。

    我们竟有片刻的呆愣,实在不知如何作答为好。最后告知王老板,我们已定了机票,我们在大连等他的到来。王老板无奈地说,那好吧,我尽快去,并说要送我们去机场。我们以已经到了机场为由拒绝。

    短暂沉默之后,我说,其实,老王这人想想也怪可怜的。其他人无语。

    在回来的班机上,突然想起,王老板曾提到下个月将是他老父亲九十七岁的生日,就有些难以名状的情绪,并默默祝福这个未曾谋面的老人。

    5、我的片段

    15日晚6时30分,在机场出口,忽听有人喊“爸爸”,竟见米诺满脸笑容地扑向我,很是意外。妻子与母亲也在场,并持鲜花。本是惊喜,却因同行者的在场,我竟有些羞赧。

    事实上,我已提前告知妻子回家的消息,并要她暂时不要让米诺知道,是要给小家伙一个惊喜,却被他们用来对付我了。

    饭桌上,米诺兴奋地把玩着我买回的车模,没有停歇的意思。其间,妻子告诉我,在她买花的时候,人家问,你要接的人一定是从国外回来的吧,一定在国外呆了很长时间吧。妻子说,她没好意思告诉人家,其实米诺他爸不过是去北京,呆了也不过五天的时间。

    上床后,米诺很晚才睡,搂着我说,爸爸,你在北京的时候,我只有睡觉的时候才能看到你。

    我不言语,只是更紧地抱着他光光的身子,不忍松开。

 

 

[ 本帖最后由 贰卜勒 2008-10-17 14:28 编辑发布于大连天健3040论坛 ]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