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连天健3040论坛博客

大连天健 哈达 藏经阁

 
 
 

日志

 
 
关于我

大连天健 哈达 藏经阁! 收集发布大连天健3040论坛同学-----[原创]----文章, 展现大连天健论坛 30、40 人的风采! 以文会友,广交天下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难忘那束目光》作者:WSW  

2009-11-16 08:54:00|  分类: 论坛老友专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忘那束目光》作者:WSW - dl3040 - 大连天健3040论坛博客

听着墨韵凝香朗诵的《轻轻地抱起母亲》,不知为什么让我想起我的一个堂妹。事实上每当节日与家人团聚的时候,我也会想起她——

 (上)

那是01年秋天的一个中午,我回家去,先到了爸爸的办公室,看看他能不能和我一起回家。爸爸说不行,下午还要开会。我于是顺手拿了两本杂志,想自己先走。

 

    刚要出门,办公室陈主任推门进来,身后好象跟着一个人。只听陈主任跟爸爸说:“老周啊,有个孩子说找你有事,我问什么事她不肯说,非要当面跟你说。”

 

    陈主任离开了,随后一个女孩怯生生地走了进来,十七、八岁左右,穿着不太时尚但很整洁,是一个很规矩、象是不经常出门的农村女孩,看似面熟。

 

    她走进门口就停了下来,先是看了爸爸一眼,然后把头埋了下去。

 

    爸爸看了看她,问:“孩子,你找我吗?”

 

    那个女孩没有抬头,小声地问了一句:“大爷,你是姓周吗?”

 

    爸爸说:“是的。你从哪儿来啊?”

 

    “我从朝阳来,是*县*乡*村的。我叫晓晖。”

 

    这时,我发现爸爸开始打量着这个女孩,沉默了片刻又问:“你姓什么?”

 

    女孩也停顿了一下,然后回答:“我姓林,可是我们家远门的一位二爷爷告诉我说,其实我姓周。”

 

    。。。

 

    办公室里一片寂静。爸爸端祥了一下那个女孩的脸,然后习惯地点了一根烟。我知道,当他需要大脑快速思维的时候就会有这个动作。

 

    爸爸终于又问道:“你找我有事吗?”

 

    女孩把期待的目光投向了爸爸,“我的那位二爷爷说,只有你能告诉我我的真实身世。”

 

    屋子里又是一次短暂的静,爸爸轻松地吐着烟,只有我能看出他心情的愈加沉重和他对这个女孩的关切。

 

    这时我想起把女孩领到沙发旁让她坐下来,然后倒了一杯水递过去,说:“小妹妹,你喝杯水吧。”

 

    她把水接过去,然后看着我,似乎想说声谢谢,可是,就在她看我的刹那间,她的目光和我的目光凝滞在一起!

 

    那是一束怎样的目光!那目光与我的目光相接触的那一刻是冰冷的;紧接着很快象是射透到心里,又变得炽热了。那目光里含着的像是委曲、哀怨,还像是有渴求、亲切。。。那是一束永远刻在我心里但至今不能读懂的目光!

 

    她没有跟我说谢谢,只是目光与我对视,眼神与我焦灼。

 

    片刻,听见爸爸对我说:“你先回去帮你妈做饭吧。告诉你妈,我开完会就回去。”

 

    “哦。”

 

    我的目光终于从她身上移开,但我能感觉到,她的目光并没有离开我。直到我推开门走了出来。

 

    回家的路上,一直在琢磨,爸爸和那个女孩之间会有一番怎样的谈话。。。

 

(下)

 

晚饭爸爸只喝了一小杯白酒,没有吃饭,妈妈也显得忧心忡忡。我先问妈:“爸怎么了?”妈妈叹了口气说:“今天晓晖来找他了。”

 

“晓晖?今天我在爸的办公室见到了。她是谁?”

 

“是你二叔二婶的第二个孩子。”

 

“什么?亲生的么?二叔二婶不是只有兰兰和大宝么?”

 

妈妈一边打毛衣一边跟我聊了起来:“晓晖是八三年生的,当时兰兰五岁,你二叔二婶想再要个男孩,可是生下的晓晖却是个女孩。后来通过你二婶的一个亲戚,把这个孩子送给了朝阳的一户老林家,就是晓晖现在的养父母。那对老俩口不能生育,所以收养了晓晖。”

 

    “不对啊,我对这件事有印象,当时好象大家都说二婶生下的孩子夭折了。”

 

    “那么说是为了掩人耳目,计划生育很严!在那第二年你二婶终于如愿以偿生下了一个男孩就是大宝。”

 

    “天啊,原来那个女孩是我的堂妹啊!怪不得她会用那样的目光看我,莫非是她的心里感应到我是她的亲人?!”

 

    “这不奇怪,也许是因为你长得像你爸,被她一眼就看出来了。”

 

    我又不解地问妈妈:“晓晖是什么时候知道她现在的父母不是亲生的?”

 

“今天她跟你爸爸说是小学五年级时一次跟同学吵架,人家说她是野孩子,那时她就开始怀疑并且留意了。长大懂事之后她跟周围很多人问起,人家都支支吾吾、躲躲闪闪。直到去年她找到了一位家族的二爷爷,哭着求他告诉自己的身世。那个老头实在抵不住她的苦苦哀求,最后告诉了她你爸爸的名字和工作单位。晓晖今天自己说己经来过几次了,当然都是背着她的家人,每次都是在你爸爸单位转上几圈后来还是回去了,因为她总是不能确定自己该不该来。可是她又非常想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不管当初是什么原因把自己送人的。”

 

“二叔二婶太过分了,因为一个观念就把亲生骨肉送人,后半生会过得平静吗?还有我爷爷奶奶也同意?”

 

妈妈听后也象是很不安:“你爷爷临死的时候还跟你爸说起这事呢,说等晓晖把她的养父母养老送终以后一定要把她认回来。有些事情也说不清楚,当时咱们家己经有了你和你妹妹两个女孩,后来你二婶生下兰兰,又是女孩,如果晓晖留下来就是四个女孩,按照家族里老人们的说法你爷爷就是后继无人了。所以你二叔才下决心要生个男孩。这类事情当时屡见不鲜,你二叔当时做出那个决定也是迫于很大的压力,那种压力有来自于家族的,有来自于社会的,也有来自于自身观念的,情非得己,甚至谈不上对与错。只是晓晖不一定理解和原谅她父母。事实上你二叔二婶一直没有放下晓晖,总是跟那个亲戚悄悄问起,知道林家夫妇朴实厚道,晓晖又是他们的独苗苗,在那里生活得很好。”

 

    “那今天爸爸和她是怎么谈的?”

 

    “你爸爸心情不好,我还没仔细问。他和你二叔己经说了这件事,你二叔好象说当初他和老林家签了一个什么‘永世不得相认’的协议。”

 

    听到这儿我长出了一口气。“好办!等兰兰从德国回来,我们一起去找晓晖!”

 

    妈妈听了我的话却严肃起来,“别,你可千万别添乱!这事儿可轮不到你!别说你,就连你爸爸的意见都起不了决定性作用,当初你爸爸还说什么都不同意把那个孩子送出去呢!这事只有人家爹妈才会做最后决定!”

 

    “可晓晖是我的妹妹!你不知道今天她看见我时的情形。。。再说,她有责任和权利既报养育之恩也报生育之恩,我二叔迟疑是因为他考虑到自己的信义,晓晖的养父母签‘不得相认’的协议是因为他们考虑到自己的隐忧。我们姐弟四个可以一起去找晓晖,然后我们愿意姐弟五个一起去照顾那对善良的老夫妻。这样不仅可以让晓晖回到我们中间,也让林家免除了后顾之忧。妈,你不要总是用原来的眼光看问题,我们都长大了,也许你们那代人解决不了的问题,我们可以轻松解决!”

 

    。。。

 

    两个月后,二叔的女儿兰兰从德国回来,我们背着大人们“谋划”着去找晓晖,可是得知晓晖被养父母带着搬了家,据说去朝阳城里打工了,连与亲戚邻里都没有了联系。。。

 

    时常想起晓晖的那束目光。后来知道,那束目光能让本来不曾谋面的我们似曾相识,是因为灵犀相握和脉泽相融!

 

    8年时间过去了,一直没有晓晖的消息。我相信她一定会在孝敬她的养父养母。我又想,如果她也听到这段朗诵,她会想起她的生母还有我们这一大家子的人么?

我们一定会再见的。

 

  评论这张
 
阅读(811)|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